香港中國畫畫家首屆提名展

892

亞洲文化交流協會主辦 視覺藝術雜誌社協辦 普藝集團承辦

「藝洺論藝」香港中國畫畫家首屆提名展不是慣常之藝展,更不是坊間聯歡式作品聚會,而是由獨立藝評人藝洺先生以三十年間觀察香港藝術的深思和心得,精心挑選集約當下藝群佳作之高端亮相;是一次講藝術、講專業、講傳承的展示與研討。

應普藝集團委托,提名展由藝洺先生策展和提名,旨在回顧和研究當代香港中國畫畫壇優秀創作,舉行展出、討論和評議,從而促進藝術家、評論家與收藏家之間互動和交流。並由藝洺先生撰文,對當代香港藝術創作現狀作專題評述。會後出版文圖紀念專集1000冊,印製A4簡訊4,000份,,視覺藝術雜誌於九月第三期作專題報導。

提名展之成果必將成為香港中國畫壇頗具意義的地標,成為評說當下香港優秀中國畫家的客觀而真實的樣本和文獻,當然也會是藝術市場今後全新的索引和圖像。

提名展作品之收集以香港寫實中國畫畫家為限, (不包含非寫實之中國畫和現代水墨作品,,也不包括以中國畫工具完成之前衛試驗作品。)以近年重要藝展作品及《視覺藝術》雜誌歷年發表作品為基礎,不論親疏、尊卑,公平、公正地邀約香港當下中國畫作者參與和遴選展示佳作。

小珠大珠入玉盤

—香港首屆中國畫畫家提名展補記。

五月下旬,應黎明伉儷邀請赴羊城出席其藝展開幕。返程時與普藝莊志崗同行,兩個小時的車程,交談由陳森書藝扯到拍賣趣事,並向我透露由普藝集團贊助中國畫提名展的意向,是我們多年以來最透徹的長談。

本人一向認為對藝術加以議論、討論和評論,是改善藝術生態,促進藝術進步的良方。若在香港舉行首屆提名展,關鍵首先在於策展的宗旨和門坎的設定,而且具有可持續性。例如首屆僅限中國畫畫家,不涉商業買賣,以畫論畫,不問出處,以姓氏筆劃排序掛畫等等,總之只談藝術,不涉商業。因為時間和場地因素所限,作者名額要限定在二十至二十五人之間。作者的當然是相識相知的中國畫家,可在《視覺藝術》雜誌十八年來所刊作品,以及一連十屆「相約香江」中國畫交流展香港獲奬作品中遴選。在經過深入認識作者師承脈絡,創作水平基礎上,梳理、篩選、判定入選作品,最終選定二十二位中國畫作者(其中深圳王茂飛為特邀作者)和三十七幅作品。期間有六名被邀者因為作品尺寸超標、不能提供商定的作品、不願作品被評議、不認同策展宣傳成本諸原因而退出。藝術評論不是藝術評審。藝術評審會自設門檻,或自把自為,甚而冠軍早已內定。前兩年本人曾參加官方一個對香港藝術宣傳貢獻的評比,自以為十六年為宣傳香港藝術無償努力應可一比,結果是官員自己策劃的藝術大拜拜雀屏高中,其他的申請者做了他的「公開公示」的老襯。這樣「缺德帶冒煙」的事我遭遇過兩次。

評審也會用評委形式,若無公心和德性也是虛設,常會出現十分醜惡的分贜或瓜分,中外古今皆如是(不過,有空我還會再試,看看他們如何操作,再寫下來留作話資) 。原因是討論和評論缺席。無根無據、無評無論,自然是老子說了算數!與此同時,消費了自身德行,自賤為悖逆小人。你以為大眾是傻子啊。

中國畫畫家提名展是議論藝術的一個開端,真正的優秀是不會怕討論和批評。換言之,不經討論和評論的大師或傑作是不能坐實的,只能稱為疑似,能否通過眾多行家的叩問和理論與技巧的檢驗都是一個問號。

通常在一個畫展中,可評可論的佳作只有三兩幅而已,甚而一張都沒有。因為作者沒有充裕營養的來源和予以足夠時間的培育。或者說根本不知道合格或健康的標準與底線。繪畫中的色與形是藝術家的身份符號,但不可演成為符號化。符號化則是行貨的同義詞,與藝術無關。

總之,討論藝術,總結經驗,提高理論水準,大家共同進步,是藝術進步的正道。這次首屆提名展就是要發現優秀,作一次梳理、議論、點評, 做到有分析、有理據、有令人信服的評述,進而取得經得住推敲的結論。當然歡迎自報或推介藝壇優秀,公諸藝壇同好。因為本人學淺才疏,提名難免掛一漏萬,故而有首屆之謂,以待下一屆的更大光輝。因為未識大名,,未識大作,是不可能有準確的判斷.,自然不會有公允和專業的提名展。

近日我在臉書上首次提到我在中國書畫報撰寫的三個專欄,逐年介紹了三十位香港畫家畫香港的佳作,六十位書畫家超過二百幅摘自本港藝展的作品。若積累到一百幅和一百人時,可以想像其炫目的氣象!所以我以為把一群優秀畫家最好的作品集中展示是很好看的,可以形成具震撼力的聲音,留下令人印象深刻的記錄。這就是引起我策劃首屆的初衷由來和願望。

截止今天,還會收到藝友問詢或情緒反應。這是一人難稱百人心的問題。提名展不是比賽,只是對優秀作品,進行理論的對話和評議,達到研究和促進藝術創作的目的。

沒有人能夠只知道作者名字,憑一兩張作品做出令人信服的評論。至少我做不到,這樣的提名展開了等於沒開。

首屆香港中國畫畫家提名展的宗旨,就是要把藝術傳承、藝術觀念、藝術實踐諸方面別具意義的作品,作出有源有流、有根有據、有評有論的點評和展示,炫出中國畫在香港的創作現狀和創作成績,向藝壇和市場發出具有欣賞與收藏價值的真確資訊,達到推動創作,發現入才的目的。

二十二位中國畫畫家的共同發出心聲的首屆中國畫畫家提名展,必然成為具有專業性和公信力的藝術活動。

作品點評述要( 按姓氏筆劃順序):

王茂飛
雲南藝術學院國畫系出身,師從郎森、王晉元。以古今人物畫見譽藝林。且手臨心摹,專注任伯年藝術有年,幾可亂真。作品西遊記系列《三打白骨精》以精確活潑的線條勾劃出讀者認同的故事人物和如臨其境的山林野景。與其金色童年系列人物畫相輝,充滿歌頌生活的想象力和無所不達的表現力。

何洵瑤
早年拜師靳微天習水彩畫;後入楊善深門下植根嶺南繪畫;近年再從何幼惠問學法書。作品《荷塘霧色》與常見荷畫不同,作者將視點下移,對郊野荷塘做了精心地選擇和裁移,似是不與人同之脫俗之舉;繼以工意兼用的技法營造出霧氣迷漫的意境,端顯作者之現代審美觀和過人的繪畫技巧與修養。

吳麗萍
出身早期香港大學藝術系,曾得丁衍庸啟蒙。作品人物、花鳥、山水、書法皆精,婁獲褒獎。作品《我欲乘風》以雉雞展翅,提足騰飛前的瞬間,預示向遠方進發的心願。且以詩點題,借鳥出情,賦予志向高遠的人格化內涵,令其脫離單純描繪標本的巢穴,轉化為抒情寄意的化身而引人暇想。

李綺媚
初入嶺南伍月柳門下,近拜于非闇傳人譚美容習工筆畫。作品《獨秀》畫面樸素純雅、清新灑脫、設色濃鬱、別具韻味,可謂得于家秘笈而雋永。一如惲南田論藝:「唯能極似,方能傳神。」時而於作品《和諧》水墨暢遊,花鳥意寫,配合現代裝飾手法,柔光麗色,極盡作品表現力之能事。

林勇遜
嶺東畫派宗師王蘭若得意弟子,書畫印皆能的典型傳統派畫家。作品滲入寫實和寫生,尤以花鳥、山水作品最為突出。作品《貴州開揚紀遊》為旅遊寫生之作,重墨濶筆,偏鋒橫掃,用筆靈動,墨分五色,甚得傳統水墨三味。是旺盛的創作力和純熟水墨技法精采發揮,是對生活情感于瞬間快意的揮灑。

馬國強
初師丁衍庸學國畫和油畫,及後隨馮滿堂學習油畫,曾北上受教於關良。作品線條凝煉簡潔,亦能極盡光影之能事,以裸女人物畫和玻璃靜物畫見譽藝林。作品《裸女圖》人物冼煉概括,用線淺灰簡約,面龐秀美,身軀玲瓏;更配以直白獨特的長短句助興,成就令人欣喜的藝術新圖象。

徐釴峰
天津美術學院國畫專業出身,師從何家英、霍春陽等名家,篆印得穆奎信啟蒙。書畫印皆能,繪畫創作以人物、花鳥畫為主。對人物畫創作傾力最深,寫生寫實,反映時代,關注生活。作品《童年》形象準確生動,線條提按洗煉,設色雅致勻當。更揉入浮士繪元素,令畫面明快豐富,得現代風貎氣息。

張 婉
早年師從陳學書、趙少昂,後赴北美深造畫藝。重視寫生、體會生活及搜集素材,在中西技法的融匯中醖釀個人風格。作品《維港之夜》寫夜霧霓光中的維港海景,雲遮霧罩自有設計,樓山物象已非常形。畫面既非傳統,亦異嶺南。應是西中混成,藝高胆大,走出前輩陰影的新創作。

陳 偉
蘇州工藝美術學院和中國美術學院山水畫專業出身,後入中央美術學院,師從陳平。作品學養深厚,筆精墨妙,元氣淋漓障猶濕,為傳統派山水畫家。作品《蔥嶺曉霧》佈局獨特,頗見章法,用線造勢,爽利清妙,雲山自然,若出胸襟,皴染揮洒縱橫,秉有現代山水符號和特質,為藝壇注目和認同。

梁振強
初隨陳兆堂習美術設計;再從萬一鵬習國畫;後隨楊善深習國畫。人物、山水、花鳥、走獸皆善,筆下物象造形生動,筆墨講究,深得楊善深筆意。作畫重水墨輕色彩,風景、蔬果、飛禽、走獸皆如是。作品《山水》墨山隱寺,流轉變幻,烟雲濕晦,鴻蒙境界,疑入從心所欲之境。渾成恣肆得元人筆墨,當是此作。

梁國華
早年追隨多位名師習畫練字,繪畫基礎紮實,書畫兼善,人物、花鳥、山水、飛禽、走獸皆能。1995年移居加拿大,拜入伍彝生門下成為首位入室弟子,多年鑽研孔雀畫法。作品《紫藤雄鷄》圖中藤蔓開合,葉花搖曳,雄鷄描繪形態生動,部位分明,筆到形至,色入意呈,雖是傳統花鳥畫樣式,仍能引人入勝。

郭祥聲
本土彩墨畫畫家,早年隨陳中樞學習素描,及後師從林湖奎問學嶺南畫藝。作品以風景畫和花鳥畫為主,其中又以香港風景水墨畫著稱。作品《灣仔雙禧大茶樓 》畫呈焦點透視,中鋒直出寫香江風情,舊街故樓醇厚隽永。粗筆率意,焦墨重色,恰見名園勝景本色。可謂丹青出異色,藝林添新軍。

張有發
遍訪名師,專修成材,佳作頻出。作品《天長地久》畫面構圖勻稱,背景得當。以寫生造型技巧見長,撕毛技法較相類之作技高一籌。更能另辟蹊徑,不理「國寳」稚拙可愛,寫成「一雙老熊貓,兩對癡情目,踽步露倦容,共浴夕陽紅。」把握了中國繪畫的獨特語境,可謂立意不凡,頗具深意。

許麗莉
曾師從伍月柳,專注嶺南畫藝,旋而轉益多師,滙萃中西,得眾妙之門。 作品《中流擊水》主題突出,畫面簡潔。雄鷹拍浪,氣勢奪人,目喙翼爪,無不經心。加之工意雙楫,得以不落鷹畫範式。與其錦繡梯田諸作相呼,技增藝成,各入門道,避巧趨拙繪融深遠,面目漸新而自成。

勞允澍
傳統花鳥畫畫家,有聲藝雙棲之譽。早年入張韶石門牆,為隔山畫派張純初再傳弟子。深受羅叔重影響,與嶺南京派名家過從甚密。作品《暗香傳處千蕾舞》承繼傳統中國畫的師法自然,觀察細微的筆墨技巧,表現形象的生命感。力求吸取外來繪畫的技法及形式,突顯現代國畫新品質。

楊建法
香港資深畫家,趙少昂入門弟子。因多年砥礪傳藝,多有建樹,創作深思熟慮,匠心獨運。作品《嶺南佳菓》,佈局組合經營,寫畫功力老到。畫面不僅富少昂風采,所寫枝葉菓實形准色豐,色墨變幻精到。絕不是“逸筆草草”,而是物象、技法至極純熟基礎上的高度凝煉和完美結合。

趙令彬
趙少昂得意弟子趙世光公子,青少年時期即出入嶺南畫派諸賢門牆,頗得法乳。作畫重視寫生,作品構圖嚴謹,筆墨瀟灑有度。出身嶺南,郤有出藍之譽。作品《雪嶺餘暉》以傳統筆墨寫北美風光,構圖巍峨,氣勢雄偉。若形貌存在胸中,揮筆應手成圖,流露出作者精神氣質和不凡的寫生技巧。

劉昭君
早歳師從海派名家。劉海粟晚年在香港收為關門弟子。作品以荷花鳴世,風格多變,潑辣工細,隨心所欲。作品《晨來清池聞細語》,畫風與乃師異曲同工,全紙揮灑縱橫,工寫潑彩交輝,局部謹慎細膩,不落平俗之穴。近年所出甚夥,揮寫空明見性,不問外求,如入無我之境。

劉妙霞
先後拜師張大千入室弟子畫梅名家林建同,宋院派陳培略和羅冠樵,為大千再傳弟子。曾於英倫修讀美術與設計文憑課程,故而藝兼中西,創作頗豐而風格殊異。作品《墨韻》渾厚華滋,墨分五色。畫中花形飽满,線墨交融,形格兼俱,韻味靄然。可謂深得大千中氣、林師遺韻之難以再造之作。

譚美容
香港工茟花鳥畫名家。師出于非闇弟子唐鴻,盡得傳統工筆畫法私技。多年沉浸丹青,與藝壇耆老過從聆教,積寫生粉稿逾百幀,自然胸襟靈秀,毫素入神。作品《紅芳爭萼競駢枝》鈎花點葉,形神畢肖,精采紛呈。而且能高華流麗,平淡天真,盡去濃艷薄俗之病。一如論者所謂,丹青取宋唐氣韻,乃為大成。

羅志強
早年師從靳微天、趙少昂,中西繪畫傳承有緒,郤能水墨為上,肇自然之性。作品多出自生活與寫生,寫畫尤善用線,提按變幻,格局自擁。作品《高踞》寫虬松右向翻曲,野鼠左上高臥在枝頭,內含樹鼠相依之趣。粗中帶細的線條筆觸,以及水痕和墨跡斑駁交溶,表現出作者扎實的造型能力和不凡的筆墨造詣。

羅令潔
自幼鍾情藝術,時習西洋畫,從乃父羅志強浸染丹青。兼善中西繪畫,喜以動物及花卉為繪畫題材。作畫以飛禽、走獸見長,所畫孔雀觀察細微,羽毛構造、色光反射皆有心得;不重錦衣華麗,專注收屏謙卑優雅,閒適之美勝過開屏艷麗。作品《野藪豹貓》造型生猛、敷色清妙,應是「以自然為師,以巨匠為範」而自成格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