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洺論藝

384

○幾張畫畫面輕盈有趣,但不能深和重。繪畫是平衡形象和色彩的藝術,僅停在好看和可愛上,會阻礙個性和天份的昇華。

○在切磋交流中,作品質素不斷提昇,各人得以真正地發揮才能,各呈優秀時,方能奢談弘揚中華文化藝術。

○貼近時代,多看高手佳作。必有所成。

○洵瑤女史,畫狗新作已經下載,但可以再畫一次。畫不在大,有情則靈;色不必多,唯靜是從。

○《在翰墨流芳畫廊揭幕之講話》:諸位來賓,感謝大家給我機會在此發言。今日,翰墨流芳畫廊揭幕具有特別的意義。一是來賓之中可謂群賢畢至,例如有資深前輩書法家何幼惠、功力不凡的水彩畫家林超展、富有成果的人物畫家馬國強以及嶺南畫派傳人諸君畫作,佳作連壁,極富代表性。大家來到這個半山位置的中環雲咸街,可謂居高臨下聲自遠;同時,倒退五十年的今日,正是我在大陸被抄家毁畫的時刻。星轉斗移,本人幸運地能與香港畫壇諸英同室話藝,故而有如隔世,意義不凡之感。今日展場上有何幼惠題額墨寳、司徒乃鍾水墨畫、呂壽琨意象山水、吳麗萍小楷扇面、蒼城畫院諸君花鳥畫,以及由本人推介的馬國強和林超展各携人物裸體畫、水彩風景佳作參與盛會,堪稱中西繪畫齊全,傳統現代同輝,賦於本畫廊擁有極強專業性和生命力。但是,這裡要講一講遺禍本港藝壇的兩條混帳,一是本港掌握資源者不支持傳統中國藝術,由本人一手創建的《視覺藝術》雜誌曾三度申請資助,均被資源有限,愛莫能助的借口回絶,即是以傳統經典藝術為敵,裝混犯眾怒的鐡証;二是藝壇長期存在攻關運動家壓低藝術家的現象,前者本無藝術天份,也不思後天努力,日常忙於結識猛人名仕,迎來送往,人脈廣闊,得以假公濟私,鑽營名利,排名購藏,盡得先機,唯畫藝郤未見寸進;反而,耕耘不輟,低調毅進,處境邊緣的藝術家郤無人援手,不屑置喙。期望翰墨流芳畫廊能獨開生面,為眾多優秀書畫家提供亮相宣介之平台,《視覺藝術》雜誌必會積極配合,共襄盛事。唯不可效法坊間不良畫商以店欺客,贏拿輸要,佔盡藝術家便宜。對此,先民在《詩經》中早有責難不勞而獲的詰問:不狩不獵,憑什麼後庭廊下掛滿了珍貴貂裘狐皮!以上是我即時的感想和牢騷,不妥之處敬請指正和批評。

○寫實繪畫和雕塑是中外傳統藝術中最富魅力之瑰寶,二十世紀之交,一批混帳突然跳出來將之貶為過時的舊貨,不值一提;同時提出「多元論」,為其所謂「現代藝術」張目和護航。以香港為例,相似惡例附仰皆是,從來是以獨元壓多元,助外來時髦取代傳統優秀,達到鵲巢鳩占的目的。其中必須指出的是,內中包含一盤化腐朽為財富的生財之道,譬如把現成的尿盆和印刷的罐頭廣告跳昇到天價的把戲,讓那些大頭驢子欣然接貨。

○無庸置疑,中外寫實主義藝術是有相當難度的,需要用心、用手、用筆,努力不輟;反之,搞新意思的「新藝術」只是依賴現成物,把收羅來的雜拌湊湊、焊焊、堆堆,再冠上一句時髦詞的標題,轉眼就成了「創意」十分的現代作品。近年常見的小把戲大致有三種:一是所謂多媒體作品,黑房中一屏幕閃鬼火,另配不知所謂字句紙條;二是香港特區特產:藍白條編織袋配數樣癈物,甚而張揚海外,自以為創意無窮,獨門武功,令人想起出門在外,丟人現眼的二百五;三是把相同物品等距列陣於數平方米或更大空間,借以宣示一個概念或主張,可謂因循守舊、抄襲仿摹,成為反復使用的老套路,恰恰正是「偽精英」們攻擊傳統藝術的「罪狀」:進而招來更多醉心速成的跟隨者,招搖過市,妄圖聚沙成塔,有朝一日把一切傳統經典作品掃出博物館。然而,中國千年前的老子早有一句「道可道,非常道」名言恭候:可以輕易說明白的事理,絶不可能持久傳遠。百年來有哪一個留學西洋的名家,最後不是回歸傳統或偷師私淑得以苟延殘喘。走進藝術館,如果不是目盲或文盲,不難判明欣賞這兩種藝術和「藝術」的人數和停留時間差。至今,從未見到主事者對此做出相應的調查和統計,從而判明主未真偽,為藝術政策的製訂收集依據,明顯是心虛而裝混,唯有顧左右而言他了。

○港著名人物肖像畫家黃金先生,曾與我談創作畫家楊善深肖像的細節(與馬奈利用照片創作舞女系列有異曲同工之妙):由現場所拍照片,經深入了解畫家藝術創作和治藝精神後,再對照片和素材繼續給予深加工,更與楊老加國有一段頗長接觸時間,最終取得滿意的完稿(與完成的作品等大的底稿) 。姑且把首次所拍照片稱為毛圖,把經多番修改後的定稿(粉本) 。

○香港許多人物畫都是取自毛圖,大都缺乏推敲粉稿的過程常常真接照搬到畫紙上。故而作品浮光掠影,不經看,不耐看,這和缺乏對經典畫作的閱讀和通透的研究有很大關係。

○有極強寫實能力,但陷入極端寫真主義,自然­­削弱藝術最根本的自我個性之品質。古人說­,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沉溺細未瑣碎之技,與­彩照爭輝,絶非上策。反­之,必會猛虎­添雙翼,不可同日而語。

○在網絡或面書中,就是站在江湖上。不是在自家小院自栩自憐.。有一大幅人物動態畫作,純粹粗坯草料,誤人子弟之物,丟人現眼不自知。

○一張作品能九成令人滿意,就十分不易了。方正明此作,包括今期雜誌選刊佳作,皆是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由不同角度証明素描並不萬能,它會造成o繁複、冗雜、刻板之弊。

○此畫存基本錯誤:透視法有平行線必會相交於視平線某一點上。按圖中左側和右上的兩條枱線(呈喇叭狀) ,延長後永遠不會相滙。此外,桌上可以數出各有六個水果,,基本互不相掩,按美學欣賞處理技巧講,可數之物永遠沒有不可數之物來得豐滿或繁多,顯示與精典繪畫佈局行的是相悖之路。

○維護藝術家權益和尊嚴還是要大家參與,提倡議論,其同推進,一切歪門斜道,皆是巨人泥足,見清水即化.作品的價值不能由非作者話事!

○在天津與孫其峰老師聊天,他謙稱自己只是個教書匠;在廣州和楊之光對談,也都是求知求完美的拳拳之心;在香港看歐豪年聽人稱大師,立即在台上閉眼。相比之下,那些自栩大師者,不知是無知還是無恥,一定成不了大師。販畫者把手中存貨的作者皆冠為大師,猶如商販突然把手中的A貨插上泊來品的標簽,實在是奪路而逃的敗筆,連不多的誠信都抵押上了。

○功成名就有時解為俗眾推擁和順風順水,作品多屬依附討好之作,難以傳世。另一極端是孤寂和發瘋工作,例如梵高、徐渭,一世未能安逸、發達,作品郤能萬世師表。六十歳的書畫家都有回首梳理,變法求新的需要,如果不想做畫功了得的俗庸名匠的話。

○提到「視覺藝術」四字,許多人會先想到色彩奪目、粗筆惡墨的視覺沖擊力,正與傳統的中西精典藝術相悖。新時代的作品未必比舊時代進步,使用新材料同樣如此。關鍵在於作品是否秉有(由藝術家注入的)情感和靈魂,以及持久的感染力。
○八十年代藝壇括起美人風,廣東不少著名油畫家紛紛隨風起舞,加入陳逸飛為代表的唐裝旗袍美女大潮之中,除了漂亮還是漂亮,在眾多和諾大的畫面上,只見到「討好」二字,不過是技術精湛的商品畫而已,看不到一絲藝術家的心聲和個性。

○勿用多元之名侵害中國傳統單元,也別想以現代之名動搖中西傳統經典藝術,更別想以九不搭八的中文販賣垃圾文化,宣示狗皮膏裡含着熊胆、麝香,實在是令人不屑的技倆:原來狗熊是笨死的。

○今期《視覺藝術》所刊作品,是第四季度採自本人所見和藝展集萃,水平好過一些不知所謂的高檔藝展。不服氣可以寫來看看,讓大家欣賞一下港式九不搭八的中文表演,總之刊豋出來很有娛樂性,本人一向希望出現甲乙兩方討論藝術真諦的局面。

○畫靜物之前,有一個擺靜物的過程,攷心思、眼光、趣味,還有得自名畫上的靈感,決定未來作品的成敗。對景寫生同樣要有畫前選景、取捨等經營階段,不然也會事倍功半的,至少在面書所見的過半畫作皆如此。以上機巧,老師不講或沒有這種觀念,根源還在於作者本人,不學,不問,不看專業書,如此再畫十年,也是原地踏步,唯存下無數友情點贊而已。

○建設一個記錄優秀的書畫平台,唯才是問,切磋討論,存異求同,共同進步。

○在天津與孫其峰老師聊天,謙稱自己只是個教書匠。在廣州和楊之光對談,也都是求知求完美的拳撆拳之心。在香港看歐豪年聽人稱大師,立即在台上閉眼…相比之下,那些自栩大師者不知是無知還是無恥,一定成不了大師。販畫者把手中存貨的作者皆冠為大師,猶如商販突然把手中的A貨插上泊來品的標簽,實在是奪路而逃的敗筆,連不多的誠信都抵押上了。